站内公告: 欢迎光临北京PK10公司网站!
4008-448-987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租车资讯 >

而且可以做到“两小时必到上海市区”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9-04-15

  2002年,刘声国参与了东海大桥修建,前后共3年多时间。2017年,他又参与到舟岱大桥的修建中,至今已有一年多。刘声国似乎与连接上海、舟山结下不解之缘。而对于是否未来会参与岱山与洋山的连接建设,“我今年已经56岁了,可能不一定能参加了”。随即,他补充道,如果有机会,可能还会参加。作为祖孙三代的工程家庭,即使刘声国不能参与,与他属同一公司的儿子,“子承父业”也说不定。

  东海大桥,把上海与舟山嵊泗县的小洋山连在了一起;在建中的舟岱跨海大桥,将把舟山本岛与岱山岛连接起来;舟山与宁波之间已有跨海大桥,如今在建的是甬舟铁路桥……多少舟山人多少次地在地图前看着盼着,若能有规划,再把岱山岛与大小洋山岛连接上,便成了沪舟甬大通道,三座都讲“阿拉”的城市就能连在一起,实现舟山从孤岛状态的交通末端,成为长三角的海上交通枢纽。

  前不久,在沪浙两地主要领导的共同见证下,上海港集团与浙江省海港集团签署协议,共同开发小洋山北侧,这让舟山人的心再度“骚动”起来。上海与宁波,二龙戏珠,这颗“明珠”,就是舟山。

  舟山与沪甬两地看起来很近,方言也几乎相同。但从上海到舟山,却可以乘飞机。曾经在上海求学的赵正豪,已在舟山工作多年,经常前往上海的他告诉记者,他曾经到上海订到过90块的机票,比车票还便宜,半个小时就到了,平日票价也就300多元。实际上不只是民用客机,之前还曾试飞过水上飞机,20分钟即可从上海抵达舟山。

  以前在宁波读大学的舟山人朱炳炳,现在是宁波舟山港主通道项目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助理。他还记得,读书时每周回家一趟,前提是“天公作美”,从宁波的白峰码头到舟山鸭蛋山码头大概1小时,加上乘坐公交车的时间,单程大概要4个小时。工作之后,每次去杭州开会,得提前一天出发,在杭州住一晚。

  以前,舟山上有几个小型水库,储水量较少,逢枯水期,就需要到宁波买水,用船运回来。现在,舟山的用水用电,主要依靠大陆输电和通过海底管道进行大陆引水。其实,目前舟山大陆引水三期工程建设正酣,预计2019年底基本完工,而在之前就已完成两期舟山大陆引水工程。

  这一海之隔,隔不断舟山人与上海人、宁波人之间千丝万缕的感情与联系。嵊泗县洋山人陈祥根似乎从来未因一海之隔,而与上海生分。他对于上海的重大事件侃侃而谈,说到什么事情,都是信手拈来。早在上世纪80年代,他就有意识地关注和学习上海。那时,陈祥根是大小洋山规模最大的乡镇企业之一——大洋地毯厂的厂长。当时很多管理方法和理念,都是在上海学到的,他认为,上海让他增长了见识。

  在1981年接手厂长之前,厂里只有20台机器,80名工人。而在善于学习先进管理模式的陈祥根手下,鼎盛时期的大洋地毯厂,是上海地毯总厂65个加工点中最大的,有100台织机,600多名工人。甚至,他曾一度将大洋地毯厂驻上海办事处开到漕溪公园附近,前后大概六七年时间里,他那时每个月到上海一到两次。1994年,陈祥根投入了大半辈子的积蓄再加上贷款,建起不过3层楼的“洋山大酒店”,熬了十余年,到2005年洋山开港、东海大桥通车,洋山大酒店开始“一房难求”。

  最近在舟山,人人都在讲甬舟铁路,任何一位出租车司机,都能把其中的细节说得一清二楚,比如需要修建10多公里的海底隧道,从哪起、到哪终、怎么建等等。未来,甬舟铁路开通,将结束舟山群岛不通火车的历史,在宁波乘坐高速列车,可能只需30分钟便可到舟山。每有交通相关信息,在舟山人朋友圈中都是“重磅”,在舟山,交通局和港航管理局是分开的,“交通部门在政府排序中是很靠前的”。

  目前,除了主要服务洋山港的东海大桥,舟山群岛大部分地区“上岸”的陆路通道只有一条舟山跨海大桥。2009年,大桥开通的时候,朱炳炳乘坐着第一辆通行车辆过大桥,这对于一个舟山人来讲意义非凡。他还清楚地记得,那时候是冬天,还很冷。

  现在,舟山跨海大桥上,旅游高峰期日均车流量达5.3万辆,大大超过设计通行量,因此在节假日很容易造成拥堵状况。舟山市发改委副主任张翼分析,一方面,整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速度远超当时设计时的构想;另一方面,近十年来,私家车快速进入寻常百姓家。以前到舟山多数是大巴出行的团队游,现在在景区附近转一转,会发现自驾游占据了很大比重。

  大桥密切了两地联系,这一点毋容置疑。有人盼,两地交通能否实现公交化?两地居民能否不用付50多元坐大巴,而是只付几块钱乘坐公交车?

  对此,张翼告诉记者,交通互联互通问题是市民获得感比较强,且政府之间比较容易达成共识的领域,对此,之前也有考虑。不过,通过跨海大桥开行公交,中间停靠点极少,时间比较长,其中还涉及费用及政策法规问题。前几天传来好消息,舟山市政府正加强对接,分步骤降低舟山跨海大桥收费。值得一提的是,上海公交卡不仅可以在舟山使用,而且还有八折优惠。

  在靠近上海一侧的大洋山岛上,陈祥根有时晚饭后会到老码头散步,看看东海大桥、洋山深水港,内心既自豪又感慨:“没想到小洋山会如此灯火辉煌,如果大洋山也可以这样就更好了。”上海社科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湛,曾担任过舟山群岛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,他告诉记者,不少人与陈祥根想法类似,认为小洋山如果不是与上海合作,很可能还是一个荒岛。因为除了上海,宁波与舟山都没有开发小洋山的迫切需求,而深水港对于上海则弥足珍贵。在洋山深水港合作中,舟山尤其是嵊泗县从中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红利。

  东海大桥,让小洋山“上了岸”,但“隔壁”大洋山十多年来,似乎依然平静如水。作为洋山人,陈祥根告诉记者,希望与洋山深水港一港之隔的大洋山也可以尽快开发,充分利用洋山优越地理位置和平坦的地形优势,也为大洋山带来活力,创造就业机会。此外,他提到,现在大洋山海鲜、蔬菜等不便宜,上海的“菜篮子工程”是否也可供应到小洋山对岸的大洋山。

  刘声国并不孤单。在舟岱大桥项目中,还有两位“老战友”一同参与,他俩在十多年前的东海大桥项目中,一个负责项目段调度,一个当时任技术主管。不只是“战友”,甚至还带着来自东海大桥的装备。“当时修建东海大桥时,公司有三艘搅拌船,现在还有两艘服务于舟岱大桥建设。”刘声国笑着说。

  为了建好舟岱大桥,工程人也正用汗水或创新参与其中。在项目的结构件预制厂中,记者看到了由一线工人与外部工程师合作设计的自动化焊接机器人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以前这样一个小型结构件起码需要四个人合作完成,其中两个人搬,两个人焊,才有这么快的速度;现在这样一台机器只需要一个人摆放到特定位置,即可自动完成。一方面保证了焊接质量和精度,也加快了焊接速度。其实在厂内,这样的革新,不止这一项。如立柱、盖梁、T梁等桥梁建设构件,在工厂流水线上预制,之后运往施工现场,像搭积木一样拼接组装……

  革新也不止工程领域,舟山市级层面也在革新,为的是沪舟甬联动。据了解,舟山机构改革后,将扩充对接宁波工作办公室职能,将对接上海、融入长三角纳入其中。现在,舟山做区域、产业以及基础设施规划,上海专家参与已是“标配”,与上海方面充分沟通不可或缺。

  舟山群岛新区担任总规划师的周建军,2014年从上海市宝山区建交委“跳槽”,他自认是一个“长三角人”,也是从上海到浙江工作干部的先行者,来到舟山也圆了他“新区梦”。1994年周建军即将毕业时,被分配到浦东新区,他回忆,从同济大学早上8点半出发,到浦东规划局所在地已经12点多,最终没有签下这份工作。错过了第一个“新区”的他,在20年后的2014年,圆梦第四个国家级新区舟山群岛新区,并为沪舟甬协同发展奔走着。

  在洋山,陈祥根祖孙三代延续着与上海密切联系的“传统”。2007年,陈祥根的儿子陈银章奔波杭州、上海多次后,申请下一条前所未有的客运线路,即从大洋山车船联运,到上海惠南镇或南浦大桥客运站。线年底被纳入公共交通,陈银章成为洋山客运站站长。车站里,不仅有洋山始发前往上海的车辆,还有从嵊泗发往杭州、宁波的;在上海读过大学的陈泽,是陈祥根的孙子,现在在洋山旅游公司上班。曾为洋山本地渔民做“海鲜直销”的他,不仅让“海鲜不进冰库”,而且可以做到“两小时必到上海市区”。

  舟岱大桥未来通车,将改变岱山与外界只能通过“舟楫往来”的历史,而岱山到洋山呢?舟山人“贪心”,想着规划长度约130公里的沪舟甬大通道。

  这或许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早在两年多前,舟山已经在进行打通与上海的“海上断头路”的可行性研究。专家认为,从工程技术可行性、区域带动作用等方面,都是可行的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去年底,项目已通过国家的专家评审。未来如果真通了,有人算过,从舟山本岛开车到上海只要一个半小时,三座“阿拉”城市连起来的前景让人遐想,有专家认为,这还将推动纵贯沪苏浙沿海地区的“长三角海上经济大走廊”建设。周建军认为,目前在长三角一体化中,海洋一体化是一个短板,若从海上看,长三角范围内最大的断头路,就在浙江舟山与上海浦东之间。如果能够建立联系,将让杭州湾城市的人流、物流从“C”形流动变成“O”形流动,形成环状交通线。

  陈祥根听闻岱山到洋山将连接起来的构想与规划,高兴坏了,对于开通时间,他想“早一天是一天”。他见证过“上岸”后的小洋山快速发展,太知道“上岸”的意义。若“路通了”,舟山与上海的合作将被极大激活。鱼山岛“绿色石化”产业便是一例。周建军表示,浙江自贸区是全国唯一以油气全产业链建设为特色的自贸区,关键则是鱼山的“绿色石化”。为了园区的基础配套开发、政策处理、项目申报和管理,舟山成立了石化园区管委会。之前,管委会曾到高端化工、新材料企业聚集的上海金山石化地区进行考察、对接。目前,鱼山主要发展石化的炼化一体化,即将原油加工成成品油和最基础的化工材料。而这些材料可以作为上海金山区诸多企业的原料,形成上下游产业链配套,未来的合作空间很大。

  李湛认为,鱼山“绿色石化”可以与金山石化谋求合作,金山石化升级可借助其高标准的“绿色石化”基地,并享受自贸区的保税等优惠。

  “绿色石化”,舟山潜力巨大。数据显示,2018年舟山海关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量359.29万吨,比前一年增长96.51%,占全国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总量近三分之一。在新加坡,2017年加注量已超5000万吨。值得一提的是,新加坡裕廊岛一座闻名于世的石化岛,包括原油储存、压缩天然气储存、炼油厂等,其未来发展方向为尖端化学工业基地。这为舟山提供了发展路径参考。张翼表示,它与金山情况类似,产业链相关企业都集中于此,配套企业间直接用输运管道运输。

  在舟山的未来规划中,也有很多“留白”,为连接沪甬预留充足空间和想象力。“二龙戏珠”,对舟山而言,对接上海、对接宁波并不矛盾,且都至关重要。其中,作为宁波都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,舟山群岛南部的舟山本岛、金塘、六横等岛屿,自然与宁波对接更多;而北部嵊泗县的刀鱼,尤其是大小洋山岛,肯定与上海的联动更多。为充分发挥舟山优势,李湛建议,可以参照嘉兴建设浙江全面接轨上海示范区的做法,在与上海海域接壤的舟山,建设海上全面接轨上海示范区。

  舟山作为一百多万人口的群岛城市,“内生动力”从来不是舟山的优势所在。舟山的优势,在于区位,在于向上海、宁波等地开放港口;舟山的发展历史,其实就是逐步融入区域一体化,为整个区域经济做贡献的过程。

上一篇:河边步道木板都已经腐烂断裂

下一篇:途歌会及时更新App系统状态告知退还进度北京P

返回列表



电话:4008-448-987手机:13979639877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下沙ICP备案编号:粤ICP185632987号技术支持:北京PK10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